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外之天的博客

篁林中,斟一杯清茶,品一缕幽香,携一份悠然,与君共饮人生百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每个人都有蛰伏期  

2014-10-05 20:49:22|  分类: 思想流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我的教育格言:每个人都有蛰伏期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短文发表在《教师博览》中

那年暑假,雨热同期,简陋的操场变成了“草场”。开学第一天,大规模的“除草行动”在我的动员下热火朝天地展开了。

学生们三五一群,一边诉说着假期见闻,一边不停地与劲草搏击。我被感染,加入了东北角草比较茂盛、任务比较艰巨的一组学生。(改为:拔草。我也加入其中。)

我的加入,让气氛略显尴尬后,终于从谨小慎微变得轻松起来。我环顾周围:梁浩、李悦、王昕,咦?那个角落里的是谁?(改为:一个在角落里默默拔草的男孩,引起了我的注意。那是谁?我的脑子突然间短了路。)我的头脑空白一片,怎么可能?我教他们一年了,怎么会记不住学生的名字?我有意起身,大声说:“同学们,加油啊!为了开学第一节体育课,我们与对面的二班要尽快胜利会师哟!”

“是!”学生们声音响亮的如头顶的太阳,有一种自由不受羁绊的愉悦亮得逼我的眼。我装作无心,随意地走到他身旁蹲下,抬了抬眼镜,(改为:我故作随意地走到他身旁,蹲下来)对他说:“怎么样,暑假过得好吧?”他抬头快速扫了我一眼,眼神中略带惊恐(改为惊诧),然后迅速垂头,低低地说了声:“还行。”

我有点发懵,短暂的四目相对,我仍然没看出这是谁?他的名字是什么?我怎么啦?怎么可能忘了相处一年的学生名字呢?我甚至现在闭了眼能按座位顺序叫出每一名学生的名字,可是……(改为:我仍然没想出来他的名字……)他的前位、后位、同位我都知道,唯独他的脸是模糊的。我只记得那是一张没有表情的脸,刚讲过的问题让他回答,他会嗫嚅地一句话说不全,眼睛里却仍一片平静;提问新知识时更是三缄其口,眼神中毫无波澜。偶尔我讲到诙谐热闹时,也不见他如别人般笑露五齿,只是嘴角略提,那是我在课堂上见过的他唯一的表情

见我和他说话,旁边(改为一旁)的李悦夸张地说:“老师,你知道王小振最绝最拿手的是什么吗?”王小振,对对对,就是这个名字——王小振。我感激地看了李悦一眼,又歉疚地朝向王小振,他脸色胀红,摆手说:“别说,别说。”

见其如此,李悦更起劲了,略带崇拜地说:“他是知了(蝉)法布尔。他家有各种知了标本,蛹、蝉蜕、油蝉、秋蝉……是名副其实的知了专家。”

“是吗?”我略带惊异地看着他。他腼腆一笑,“给我普及一下知识,让我也知了知了。”我打趣说。

他看了我一眼,也许读到了我真切求知的心,也许想与我们分享自己的兴趣世界,他打开了话匣子。从地底生活的艰难到生命的短暂,从声音的来源到药用的价值,从粘知了的技巧到工具的使用,他如数家珍。

操场上静静地,不知何时,周围的学生都围拢过来,大家形成一个圈儿向中间的草进军。(改为:不知何时,学生们都围拢过来。)微风将王小振的声音放大,将同学们的佩服酝酿其中,越来越浓。改为:传送到他们的耳朵里。

“老师,你知道美国有一种生命较长的知了需要在地底下蛰伏多少年,才能飞上枝头吗?”王小振抬头问我。

“法布尔在《昆虫记》中说过,蝉在地下生活五年,才能在枝头歌唱五个星期。难道还有比五年更长的吗?”

“不是五年,而是17年!人们只知道知了的叫声让人烦躁,只知道捕了它来吃,却不知道它为了能在枝头鸣叫,付出了多大的代价。我希望有一天能找到这种美国知了,告诉那些讨厌知了叫声的人们,它是多不容易才有了一次表现机会啊,不要再讨厌它们了。”

我有片刻的恍惚,这不是我记忆中的那张脸,这张脸是丰富的,有骄傲,有沉醉,有得意,有向往;这也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王小振,他有思想,有哀乐,有爱憎,有知识。

本应高兴,因为对一个学生有了更深的认识,但我的心却莫名地沉下去。就像人们讨厌那个扰乱午觉的聒噪的蝉声,课堂上我也曾恨铁不成钢的厌恶着他的木讷,常常幻想:如果删除他那“可怜”的分数,我们班的平均分绝对不会因0.2分之差惜败三班。如果我们班没有他,那么优秀率还能再上差不多两个百分点,年级第一必属我们……从未想过也许他如蝉般正处在蛰伏期里,他还未攀上枝头也许是因为他的蛰伏期会比其他学生更长久一些。但那一天,他歌唱了,尽管短暂,却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。

我们很容易在课堂上捕捉到燕语莺啼,凤鸣龙吟,是不是该静下心来透过单一的“知了——知了——”的叫声,从生命关怀的角度去聆听一名弱者的欢唱呢?

王小振,我一度遗忘但必将永不遗忘的名字,让我知了:每一名学生都会歌唱,只是音色不同。作为一名教师,要懂得那是多彩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种色彩,要听出那里面隐藏的(生命渴望和)成长故事!让我知了: 每一名学生都有蛰伏期,只是长短不一。作为一名教师,我所做的只是耐心静候某一天的雨后,一只蛹会从地底爬出,然后跃上枝头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